左腳絆右腳

i7/41. 開始之前

* 41,時間在組團之前,捏造,OOC
* 第一次寫文,隨便看
* 自給自足(。


一年之中最炎熱的季節,知了的叫聲響偏校園。

悶熱的課室內,四葉環俯伏在桌上看著窗外球場上頂著烈日為社團做訓練的學生。本應是盡情玩樂的美好暑假,環卻因為多次蹺課的原故,一直游走於邊緣的成績在這次考試中連幸運之神也不再眷顧,全部掛科。現在正以補課的型式換取來年不用留級。

『好熱﹑好睏﹑可是睡不著---』

環就讀的學校因為從事演藝工作的學生較多,對學業成績要求相對寬鬆,所以當台上的教師瞥見環整個人伏在桌上也沒有任何的表示。

看著窗外炫目的陽光,環一邊想著好睏好熱,腦裡卻想起了一些畫面,一些過去的畫面。

他看到昨天因為兼職工作直至凌晨三點才回到住所﹑累攤在床上的自己;他看到在街頭表演,偶爾有三兩個路人停下注視著的自己;他看到被院長輕撫頭髮的自己﹑被新養父養母帶走的理﹑生日時媽媽做的加了冰淇淋和奶油的國王布丁蛋糕ーーー

『環,生日快樂!抱歉呢......沒能給你一個蛋糕......』

『哥哥你看!這是理畫的哥哥,像嗎?』

「很像哦......我最喜歡國王布丁了......」

「......醒,這位同學!你還好嗎?」

一陣搖晃讓環從混亂的夢境中清醒過來,再次張開眼睛已是夕陽西下。球場上的叫囂聲﹑蟬聲早已消失無蹤,四周一片寧靜,只剩下眼前站著的黑髮男生。

「今天的補課已經結束了哦,請趕快回去吧,天色已經不早了。」

「噢......」

因為學生會的關係,工作了一天準備回家的一織經過課室時發現自己的座位上有個男生趴着,因為校園內的人大多已經離開,出於善意,他決定把男生叫醒。

對方醒來後並沒有多說話,只是拿起書包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準備離去。注意到他蒼白的臉色,想起了包裡為了抽獎而買的布丁,他叫停了正要離開的人。

「你的臉色好白,身體不舒服嗎?我這裡有點布丁,你要不要吃了以後休息一會再回去?」

眼前男生手上的國王布丁和剛才夢裡加了冰淇淋和奶油的國王布丁重疊,環第一次以正眼打量一織。面部沒有太多表情,黑色短髮打理得貼貼服服沒有亂翹,校服也整理得一絲不苟,衣扣乖乖地扣到最上面的那一顆,儼如一個乖學生。

環勾起嘴角看著他:「你真是個好人呢。」

一織眉頭一皺:「我先走了,記得多喝水,再見。」

男生匆匆地離開後,只留下環一個人看著桌上的布丁發呆。

「環!真少見啊,你居然會出席暑假班級會議。」同班的友人看到環,稀奇地湊了上來。

「噢,因為有補課---」

「你在看什麼?」

「那個......是誰?跟我們同班?」

友人看向環手指著的方向,發現獨自在座位做著抄寫工作的和泉一織。

「你是說和泉同學嗎?他今年才跟我們同班,不過一直都在班上啊,只是你蹺課蹺太多都認不全班裡的人吧?和泉一織同學品學兼優,很受老師歡迎哦,最近又進了學生會,簡直是個高材生呢。不過和泉同學很少跟人來往,感覺不太好相處啊......」

『原來是叫一織織......』

知道一織跟自己是同班同學後,環偶爾會觀察他的舉動,卻沒有再跟他搭話。

就像環沒有主動踏進一織的圈子,一織也好像忘記了那天的事情,沒有察覺到環的存在。

他們就這樣沒有交集地度過了初夏,直到酷暑的來臨。

那天,踏進門口的那刻他就發現他了。

「我四葉環,17。」

「哦哦!那你跟一織一樣大,要好好相處哦!」

「噢,好啊。」

「......總覺得這個人有點高高在上?」

「嗨。」環勾起嘴角,再度與一織對視。

「你好......」一織也再次皺起了他的眉頭。

- FIN -

小劇場:

早上,和泉一織交代完辭去學生會一事後回到課室。

和新的事務所簽約後估計工作會多起來,學業和工作同時兼顧,恐怕不能再投入學生會的職務了。雖然學生會的成員大多一臉惋惜想再多作挽留,一織還是把事情說完就告退了。

剛走到自己的座位,一織看見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四......四葉!?咦......校服!?」

「早,一織織。」

「......我的後座不是○○同學嗎!?」

「嗯,從今天開始就是我的了。」

-    End    -

评论